快捷导航
成功案例
技术支持
新闻中心

服务热线:0755-82757070

咨询热线:0755-83035836

抄板热线:189-2383-9908

E-mail:

pcbasales1@dragonmen.com.cn

商务地址:

深圳福田区福虹路世界贸易广场B座

新闻中心

山寨机国际化受阻:10月以来销量下降30%

发布日期:2011/7/16   浏览次数:1324 次

半月前的一天,老张(化名)的滋润生意,画上了句号。

“卖出去的手机被限制入网了。”上月末的一天,深圳外单(做海外手机市场)大户老张接到了远在印度经销商的电话。由于他的手机没有申请IMEI码,已被当地移动运营商停止服务,这几天他正忙着联系当地经销商,将尚未销售的手机重新申请IMEI码。

12月1日,印度当地媒体称印度电信管理局将全面封杀无IMEI码手机——这是一个令中国山寨机厂商颇感焦灼的消息,自去年国内市场持续低迷以来,转战海外市场是山寨厂商们的集体选择,而作为另一个人口大国的印度,正是山寨机“远征”海外的主要市场之一。

“此番印度市场遇阻,对山寨机在海外市场的影响不容小视。”多位受访的深圳山寨厂商人士认为,印度针对无IMEI码手机的进行大举“锁网”,一方面说明海外市场对中国山寨产业国际化快速渗透的警惕;另一方面也说明,针对中国厂商非关税壁垒的阻力在加大。

事实上,今年10月,GSMA(全球移动通信协会)授权的BABT(英国通信认证管理委员会)对中国手机厂商申请IMEI码实行惩罚性收费,其意亦在提高中国山寨起家的手机厂商的进入门槛。

印度、巴基斯坦、迪拜集体遇阻

遭遇封杀,对山寨机而言,似乎不是第一次。

早在去年7月,来自中国的山寨机一度在巴基斯坦停止销售,同样祸起手机IMEI码。所谓IMEI码,即国际移动装备辨识码,是由15位数字组成的“电子串号”,它就像手机的“身份证”一样,每部手机都应有一个唯一的IMEI码。

IMEI码由GSMA授权的BABT审受,每一只手机在组装完成后都将被赋予一个号码认证,这个号码从生产到交付使用都将被制造生产的厂商所记录。

“大量的中国山寨机没有申请IMEI码,或者多台手机共用一个IMEI码(俗称‘串码’)。当地运营商一旦利用IMEI码实行监管,手机将无法正常通话。”深圳市华禹高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志新告诉记者。

据本报记者了解,事实上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申请IMEI码是免费的。即便如此,出身草莽的深圳山寨厂商们主动申请IMEI码者依旧寥寥。

去年7月,巴基斯坦当局以“维护通信安全”为由,将未申请IMEI码的手机“锁网”。此举导致大量出口巴基斯坦的中国山寨机“滞销”。

“事实上,IMEI码‘锁网’仅是表象,其背后反映了海外市场对于中国山寨机的阻挠。”赵志新告诉记者,“近期针对中国出口手机的‘非关税壁垒’明显增多。”

据悉,今年10月份以来,在利比亚、埃及等地针对中国手机出口的海关政策明显缩紧。“通关的时候需要额外提供原产地证明,甚至要当地大使馆提供制造商资质证明。”赵志新告诉记者:“这些新加的认证程序,以前都是不需要的。”

此外,有长期从事外贸手机人士透露,在中国手机最大的海外集散市场迪拜,当地政府也在酝酿针对中国出口手机更加严格的资质审查政策。

山寨机的意外国际化

实际上,去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导致的消费力减弱,反而促进了中国低廉的山寨机产品的销售。长期从事海外高端机市场销售的深圳市凯迪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康新宇告诉记者:“所有品牌厂商的高端机都遇到了阻力,目前公司正准备向低端机市场转型。”

对于来自深圳的山寨厂商,这却是难得的利好。在此背景下不少手机厂商积极加快了海外市场的拓展步伐。据华禹总经理赵志新介绍,今年开始,华禹通信已经在印度新德里、孟买等四个城市成立了当地公司,并注册了全新的品牌,实行本地化运作。

赵志新告诉记者,今年前三个季度,公司海外市场的出货量同比上涨超过30%。康新宇则告诉记者,目前做外单的出货量远大于内单:“目前外单出货量大的厂商,单月低端机能做到50万到60万,高端机能做到10万部。”

来自深圳海关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深圳口岸手机出口量持续走高,9月份在年初1021万台的基础上大幅增长1.1倍,为2187万台,同比增长21.7%,创年内单月出口量新高。

深圳手机界资深人士,深圳龙图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毛红江对记者感叹:“今年在国内市场做山寨机异常艰难,海外市场基本是山寨厂的重点突围方向。

山寨动了谁的奶酪?

但是中国的“山寨”手机,似乎动了别人的奶酪。

10月15日,诺基亚发布三季度财报,巨亏5.59亿欧元。为诺基亚十年历史上的首次季度亏损,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手机销量的下滑。期内诺基亚手机销量为1.085亿部,较去年同期下降8%。

“诺基亚等外资巨头的销量下滑,很大程度是来自于中国山寨机的‘侵蚀’。”多位深圳业界人士对记者分析。这客观上加重了“围剿”中国山寨机的迫切性。今年10月,GSMA授权的BABT对中国手机厂商申请IMEI码实行惩罚性收费。据悉,最低一款机型收费2000美金。

而据记者了解,GSMA是一家全球性的贸易协会,主要由200多个国家的移动运营商组成,但有超过100多个移动终端设备商为其提供支持。

“GSMA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外资巨头们的利益。”上述深圳手机界人士分析。

更多针对山寨手机的阻击,则是通过隐密的方式进行。比如高通与“山寨机之父”联发科就CDMA及WCDMA达成专利协议,联发科获得高通在上述专利的“零金额”授权,但前提是联发科在WCDMA制式的手机终端客户必须获得高通的授权。

“作为主流3G制式,此举相当于限制了山寨机在3G领域的发展。因为目前山寨机芯片绝大部分来自于联发科。”iSuppli中国研究部总监王阳认为,此举是高通为了限制向山寨机的供货,从而侵蚀其大客户的利益。

多重压力之下,山寨机海外征途颇受阻力。“今年10月份以来,我们销量下滑了30%。”赵志新感叹道,“现在可以说是内忧外患。”

© 2018 千赢科技

咨询热线:0755-83035861 / 83679983 / 83757070

微信扫描二维码咨询